【澳门新葡新京】南大

南京大学:一脉相承的教改

2009年秋,南京大学正式实施“三三制”本科教学改革,3500多名本科新生是最早的受益者。大一新生可以与学术名家在课堂上交流彼此的观点,教师可以尝试各种生动的授课方式,最大限度发掘学生的创造力;管理者以服务学生为本,最大限度地提高教学效益。大半年过去了,这项改革实施的效果如何?记者再次来到南京大学进行探访。

■本报记者 温才妃 通讯员 齐琦

让学生建立学术自信

不久前,2018年高等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奖揭晓,南京大学作为第一完成单位共有5个项目获一等奖,位列全国高校第一位,涉及外语、阅读、政治经济、化学、创新创业5个教改成果,一时间引来众多高校的关注。而在关注背后,令众人颇为好奇的一个问题:是什么让南大教改从众多高校中脱颖而出?

新生研讨课尝试小班化教学,给学生一个全新的学科框架,培育批判性思维

独树一帜、深入细节的改革

根据本科生的兴趣和志向,“大类培养、专业培养、多元培养”三个培养阶段,以及“学术专业类、交叉复合类、就业创业类”三条个性化发展路径,让学生拥有更多的自主权,更大的自我发展空间以及更强的社会竞争力,这便是南京大学“三三制”本科人才培养改革方案的关键词。

见过用英文演莎士比亚话剧,可是见过用英语讲授儒家思想吗?

南京大学新一轮本科课程改革的重点之一就是新生研讨课,2008年年底,各院系开始项目申报,2009年上半年完成专家评审。2009-2010学年,南京大学推出首批70门新生研讨课,几乎涵盖了全校所有院系和全部10个学科门类。其教学阵容也是南大本科课程中最强的,授课教师均来自各院系的院士、国家级教学名师、“长江”学者、“杰青”教授以及精品课程主持人。

在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课堂上,学生们被分为儒家、法家、道家等派别,分别用英语讲述人与自然关系、德与法、民主等具有当下性问题的见解。不仅如此,教师还要求学生们用苏格拉底、柏拉图的视角关照上述问题,实现中西思想融通。

78岁高龄的著名水文地质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薛禹群教授为2009级新生开设了“中国水资源和水环境”,选修该课程的30名学生来自全校不同的院系。课堂上学生们不用举手,不用站起来,可以随时发问,自由发言。薛院士说:“实际上,一年级对大学生来说非常重要,刚入门时引他走上一条比较正确的道路,我想对学生一辈子都是受用的。”

这样的要求,即便用中文讲述都比较“苛刻”,但是在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却是实实在在践行着。

在副校长谈哲敏看来,大一和大四是大学最重要的阶段。开设新生研讨课的目的不在于学习多少知识,而是要把大学生在高中时失去的学习兴趣找回来,让他们客观地认知自我,培育批判性思维,建立学术自信,为今后的成才打下基础。

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原院长、教师教学发展中心主任王守仁指出,传统的外语专业教学存在“三重三轻”的问题,即重国外、轻本土,重语言微技能、轻话语方式,重知识积累、轻人文思辨。

为了打破专业局限,培养学生的文化意识和科学精神,南京大学同时开设了高水平通识课程。首批建设的5门高水平通识课程向全校2009级本科生开放,采取“大班化”上课形式,每门课修读人数不超过150人。自开课以来,“人与环境”、“认识中国”等通识课程受到学生们的普遍欢迎。据粗略估算,95%的大一学生在入校第一年,选修上了1至2门新生研讨课或高水平通识课。

“外语人才传播中国文化,不仅要学习中国思想经典,对应的还要学习西方思想经典。学习、了解西方文化,要了解支撑表面文化的深层文化、价值观念等,这一点尤其重要。”王守仁说,出于这样的考虑,他们积极倡导研究型教学,最后形成了用英语讲授、比较中西思想文化的“西方思想经典”课程。

恢复“教学岗”教授职称

文科改革如此,理工科也不示弱。

让有实力并且把精力放在教学上的老师真正得到学生的认可

“我们的学生,本科期间就进入实验室,经过培训可以自己操作大型仪器,做核磁共振实验,自己打谱、解谱。”南京大学化学化工学院党委书记朱成建自豪地说,这与仅仅做些验证性课题的本科实验有很大不同,学生们获得的是实实在在的动手机会。

对“三三制”改革中的教学主体——教师而言,全新的课程形式给任课老师带来了不小的挑战。

朱成建告诉《中国科学报》,原来大学生科创能力的培养集中在毕业论文阶段,而现在科创能力的培养贯穿于育人过程的始终,教改将创新训练项目、科创竞赛、导师科研课题互相衔接,构建了完善的科创实践环节。

首次授课前,法学院李友根教授和新闻传播学院丁柏铨教授各自带着沉甸甸的课程参考资料赶往离市区较远的仙林校区上课,途中两人便在车上交换讲义,展开了关于研讨课的“研讨”;工程管理学院的张旭苹教授在上课第二周即组织学生去上海参加国际学术会议,并参观铁路局工作现场,使其走进真正的“光电世界”。

以高年级研讨课为例,通过查找前沿文献,让学生了解一个科学问题是如何产生的,怎么规划方案,如何实施解决该问题。“简单来说,就是在研讨课堂上培养学生的质疑精神、创新意识和能力。”朱成建说。

地理与海洋科学学院旅游所所长、博导张捷教授每年都给本科生上课。经过深思熟虑,他确定将“全球化与中国旅游业”作为这门课程的名字。“大一的同学虽然富有创造力,但所受的学术训练有限,因此需要因材施教。”基于这样的认识,他让学生在课后自己搜集资料,培养他们掌握科学研究的方法;他让学生分组到江南古镇进行问卷调查,培养严谨学风和团队合作精神;他让学生在课堂上大胆发言,启发思维,培养批判性思维,训练学术规范。张捷告诉记者,学生的刻苦钻研精神令人感动,考察调查后两天内的课余就将5小时的录音记录整理归纳成文本,有的学生半夜仍通过网络与老师探讨论文写作。

“三三制”的传承与发展

2009年12月,南大教务处组织了新生研讨课教师交流会,很多老师都表达了对新生研讨课的喜爱,虽然要花费不少时间,但是他们都表示愿意继续开课。目前,新学年新生研讨课的申请教师数量大大增加。

跨文化强调“融通”,科创重视“贯穿”。所有的关键词都指向改革背后的“活水”之源。

这一切都和2009年学校恢复了“教学岗”教授职称密切相关。该措施正是为了让那些把较多精力放在教学上并且具有一定科研实力的教师得到认可,充分发挥他们的积极性。同时,从今年开始,学校在职称评定上对长期学生评议很差的教师实行一票否决,对教授的考核也有了教学方面的硬性规定。针对教学经验不足、教学技巧缺乏的青年教师,学校专门开设教学培训班,聘请老教师现身说法,指导青年教师解决“茶壶里煮饺子——有货倒不出来”的困难。

在上一届评选中,南京大学申报的“以学生发展为中心的‘三三制’本科人才培养体系构建与实施”获特等奖。

所有课程对全校学生开放

据介绍,“三三制”人才培养模式给予学生更多自主选择权,更大自由发展空间和更强社会竞争力。面向学生、尊重学生、提升学生、发展学生,实现四个融通:学科建设与本科教学相融通、通识教育与个性化发展相融通、拓宽基础与强化实践相融通、学会学习与学会做人相融通。

每位09级新生都能组合成“课程拼盘”,形成自己的“个性化课表”

从最早的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时期,陶行知先生提出的教学做三合一理念——教和学是一回事,不是三件事;率先在全国倡导变“教授法”为“教学法”;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再发展到四个融通。南京大学的育人理念一以贯之已有116年。塑造人、发展人是南大的根脉,也成为打造世界上“第一个南大”的基石。

教务处“本科教学服务中心”随着“三三制”教改应运而生。自成立以来,服务中心深受大一新生的欢迎,为学生提供了一个“贴心”的学习服务平台。

著名化学家、南大化学系原主任戴安邦曾说过:“不仅要向学生传播知识和技术,还要培养科学方法和思维,更要培养科学精神和品德。”

一位大气科学学院的新生曾在开学时来到中心诉说她的苦恼与迷惘,“不知道大气科学要学些什么,当初选这个专业只是因为自己高中时理科还不错”。中心负责人耐心地给予解答,告诉她大气科学专业在南大非常有实力,发展前景也看好,让她对自己的专业树立起信心。

朱成建等人曾做过统计、分析,发现化学化工院70%~80%的毕业生出国或在国内高校读研。“这是我们的特色、优势,也启发了我们,人才培养不能停留在知识层面上,而是要提升学生的知识创造能力。这也是此次教改的出发点。”

由于每个院系的课程都对全校学生开放,因此每位2009级新生都能根据自己的选择组合成“课程拼盘”,形成本人独一无二的“个性化课表”。这就意味着3500多名新生会有3500多份课表。教务处对新生研讨课做了报名统计分析,并努力实现课表的网络化。排课时间也很有讲究,教务处要求排课尽量不撞车,要把“饮料”、“素菜”、“荤菜”和“甜点”等分门别类安排好,使学生在每一类都能挑到自己满意的课程。

南京大学“三三制”改革的要点之一在于,全校专业对学生100%开放。这也直接体现在一批新型的通识课程上。

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2009级新生转系转专业,管理者也煞费苦心。“三三制”教改之前,学生转系操作相对简单,各个院系设定好百分比,然后按照大一学年的学分绩进行筛选。教改实行后,为了让学生获得更多自主权,真正体现教育公平,教务处通过多种管理手段保证学生的自由选择权,如要求各院系明确制定学生可以达到的“准入、准出标准”等。今后,教务处计划让学生通过科学规范的网络教务系统申请转系转专业,几分钟便可在网上搞定,最大程度减少了人为的干扰因素。

王守仁告诉《中国科学报》,“西方思想经典”已被学校列入“十百千优质课程”中重点支持的“百层次优质课程”,采用线上、线下的混合式教学。

据介绍,今年暑假,南京大学将通过学生评议等方式进行新生研讨课总结,保留受欢迎课程,调整不受欢迎课程,同时增加“新品种”。“适宜学生发展的,才是我们所追求的。”南京大学校长陈骏表示,“适合南大的才是最好的。今后,南京大学将扎扎实实地走好‘三三制’本科教学改革的每一步,保证教改可持续发展,把南京大学的本科教育办成中国最好的本科教育之一,让南京大学的本科生成为中国最快乐的本科生。”
(唐景莉 万玉凤 罗静 刘作楣)

实际上,十百千优质课程正是南京大学本科人才培养体系建设升级版的重头戏之一,旨在建设一批在国内有重要影响的优质课程,同时也是满足高阶性、创新性和挑战度要求的金课。

来源:中国教育报 2010年5月21日第1版

就像是“引入了一渠活水”,这也带来了外语教学的春天,不仅有了上述不同学派的争锋,课堂也不再拘泥于传统教室。在舞台上,外国语学院的学生排演了一出出经典剧目,甚至学院为此专门聘请外国专家,只为了通过戏剧表演提高学生的跨文化能力。

教改怎么实现1+1>2

此次获得一等奖的“高素质外语人才跨文化能力培养体系创新与实践”主打跨文化,“‘悦读经典计划’——重塑大学生阅读文化的育人路径新实践”实质是通识教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课程集群建设”融入中国元素,“化学专业大学生科创能力培养机制的构建与实践”重在科创,“综合性大学创新创业教育改革的探索与实践”强调以创新为魂的人才培养体系探索。

看似没有关联,其实并不然。

比如,跨文化能力强调中西思想文化经典学习。这正好与同获一等奖的“‘悦读经典计划’——重塑大学生阅读文化的育人路径新实践”搭上线。

相比较其他4个获奖项目,悦读经典计划大概是在媒体曝光次数最多的南大教改项目。每年开学典礼上,新生最欣喜的莫过于领到2本厚厚的《南大读本》,里面包括60本南大向本科生推荐的经典书目。

据介绍,支撑悦读经典计划的有经典研读、导读、悦读三个模块,既有小规模的研读课程、读书会,也有大规模的慕课学习,结合名师、朋辈互动,形成了一个立体化的经典阅读体系。

从柏拉图到弗洛伊德,都是西方思想史上不可或缺的经典文本。出于阅读经典的考虑,“西方思想经典”纳入了悦读经典计划课程。

“重视本科生教育是南大的传统。南大一直在做人才培养的改革和创新,目的并不是拿奖,只是想实实在在地做事。南大始终关注每位学子成长,适合学生发展的,永远是我们所追求的。”南京大学教务处处长徐骏如是说。

《中国科学报》 (2018-01-16 第2版 动态)

相关文章